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 新闻 > 时事评论

山鹰:乡村的温度——电影《水煮金蟾》当代农民形象刍议

时间:2014-11-27 08:37:00  来源:和合承德网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村,渐行渐远。记忆中,乡村勾起的淡淡的乡愁,那里有讲不完的故事,说不完的情。人们追忆着乡村尚未被物化的那份淳朴,向往着青山依旧的风景。观众们期待一部农村题材电影真心表现乡村的肌理,传神的乡村风情真诚地讲述乡村的人与事,农民们的苦与乐的影片。电影《水煮金蟾》牵引着观众走进当代乡村,去体味人间烟火味的乡村,满足了观影者乡村的期待,它浓郁的人情味给观众心灵满足感,且享受到审美愉悦。

  轻喜剧《水煮金蟾》是北京亚天盛世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又一力作,该片由曾获得金马奖的何蔚庭执导,讲述了一个叫蛤蟆村的村子里一群农民的凡夫俗子故事。因高速路修建通过蛤蟆村,村民田胜和其他三户人家面临拆迁,村长按民间风俗,决定让四家人抓阄凭运气来选择宅基地。抓阄前,忠厚老实的田胜不愿意给村长送礼,而村民四混等另外三家人都给村长送礼。因此,参与抓阄的人中只有田胜不知道抓阄的纸团做了标记,结果抓到的纸团上写着没人要的北坡烂地。俗话说,傻人有傻福。在这片人人不要的烂地里,田胜打井却意外地打出了一眼温泉,遇到了发财的机会。温泉是贯穿影片的线索,因为这眼温泉,田家热闹起来,村民眼红起来,田家夫妻在全村各色人眼中的香饽饽,官员、亲友、老板纷纷造访试探,冀望从中取利。连环的乡村喜剧桥段,风趣的对白语言,演员的到位表演,一展乡村的人情冷暖,让观众的观影心理沉浮在喜乐与沉重的浪潮,这部乡村喜剧片所展现的当代乡村的人际关系,刻画出利益驱使下众生百态,透视出当下农村人的思想变化,进入到当代乡村和农民的精神层面。

  影片在塑造田胜的中国农民形象堪称成功。影片一开场,厚道老实,行事窝囊的田胜,和其他在铁矿打工的村民一样被铁矿老板王利民欠薪,却拿王老板没办法。这种开篇让观众看到田胜及村民属于生活阶层的弱势一方,与处于强势方的铁矿老板形成了两个立体面,故事发展戏剧冲突的要素已经奠定。即使没领到工钱,田胜却掏出老婆夏英给他买化肥的钱接济了急需用钱的好友宝来,让观众顿感这个普通农民的人格力度。

  和许多中国农民一样,田胜信奉“知足常乐”的生活哲学,享受有土有羊就是“幸”,一口薄田即是“福”小农生活;留恋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平淡。田胜有点爱吹牛皮,喝几口小酒,对乡亲忍让礼待,保持着的传统乡村相邻间的那份亲情。一旦与别人发生争端,习惯忍气吞声,主动撤退。在村民大会上,夏英与村里人为温泉归属权争论不休,他却溜出去和儿子踢球。田胜被欺负时就幻想自己成为大侠,假想暴打欺负他的人,以此寻求心理平衡。面对各色人等的游说,他让妻子做主。村长说他开发温泉属于“无资金、无经验、无手续”的“三无产品”,他不气不怒。他在小饭馆里巧遇乡长,不知就里地吹牛皮说与乡长是发小。在乡政府,知道自己吹牛露陷,话没说完,借口跑茅房,放下温泉水桶开溜。这个角色多少还存留中国农民老实、本分、散漫、畏权、畏势、畏钱的痕迹。

  如果影片仅一味表现田胜胆小、怯弱和退让就流于俗套。《水煮金蟾》在人性的复杂性上下足功夫。田胜顺让也抵抗,他“愤怒”了三次,虽然结果是失败,角色却更具立体感。王老板为达到夺取温泉开发权,设美人局陷害田胜,导致其与妻子夏英产生误会,带着儿子回娘家后,田胜“愤怒”地去找王利民拦车算账,反被抢去了已拿到手的工钱。接着,“愤怒”地去刺破王老板别墅外停放的豪车,又被王豢养的恶狗追咬而受伤。两次失败后,镜头跟拍他满怀豪气,伴随着“问天下谁是英雄”的歌声行走于人流,身绑炸药包,冲进KTV包房,吓得王利民一伙跪地求饶,露出炸药,引线却脱落。随即,镜头一转,观众恍然大悟,原来是田胜的幻觉想象,喜剧效果十足。经过系列“失败的愤怒”,田胜才在宝来相助下,捆绑为虎作伥的四混,搞清被诬真相,向夏英证明了清白,影片这样处理,角色显得可信度更高,亲切且真实。观众在笑中感觉到沉重,有种笑过想哭的心痛。

  喜剧,不只是逗乐观众,更在于在笑声中获得某种生命感受。《水煮金蟾》仅一个细节就勾勒出田胜有主见。村长游说他和王老板合作时,他不表态,却带着温泉水去化验水质。打出温泉后,温泉被村民们家家户户,人来人往取用;妻子夏英让田胜给温泉上锁,田胜一笑了之。相反,当王老板取得开发权后,温泉就被围上栅栏。前后形成道德对比。尤其是,田胜和王利民为温泉开发谈判时,为拿回村里人被王所欠薪水决不让步,最后取得胜利。显示出“天无私覆,地无私载”以德报怨的传统美德,让观众为他动容、敬佩、感动。

  影片的村中“三老”是象征意义的。故事中穿插了三个老人坐在村口的桥段,空旷村口,“三老”感叹蛤蟆村蛤蟆越来越少;议论着祸福相随,温泉开发村民要迁祖坟。言谈里充满对村庄变迁的无奈和对农家生活的不舍。“三老”是传统乡村的象征,隐喻中国传统农村正一步步退隐,这种退隐不管是否出自农民的本意,确实正在消退途中。影片刻意安排了一组看似和剧情无关的切西瓜慢镜头。甜蜜的西瓜,完整的西瓜被利刀从大到小,支离破碎。镜头从甜蜜鲜艳的西瓜瓤切换至田胜沮丧而痛苦的脸,隐喻他平淡安稳的生活被复杂人际慢慢消融。由此,观众对于生命本意和生活表象的思考引发出来:农村传统人际关系中被经济利益覆盖掉那份亲切感。

  《水煮金蟾》一反观众习惯中的农民形象。主要角色的表演可圈可点。演员没有为了票房,没有靠过度的夸大搞笑去故意逗乐观众,脱离了程式化的喜剧表演,生活化表演形式与巧妙的情节设置结合,刻画出一个个鲜活生命体,如宝来的仗义,夏英的虚荣主见、村长的贪小便宜、王老板的贪婪狡猾,四混的仗势欺人等等。不概念化、脸谱化表演,朴质自然。所制造的笑点不做作,不猥琐,尽显真情流露。一改某些文艺作品把农民塑造成鄙俗、奢望、狡黠的形象。让观众会意而笑之后自觉地对现实观照和考量,观影心理抵达审美期望的彼岸。

  作为农村题材的轻喜剧影片,《水煮金蟾》鲜有狗血的桥段,没有粗俗场面。影片运用写实的风格,自然真实,色彩鲜艳饱和的摄影风格,沉稳抒情;场景转换衔接自然,观影者难以看出剪辑痕迹。值得称道的是《水煮金蟾》的语言极少地域口音,绝大多数对白采用了普通话,这并没有影响到影片的乡土气息,反而疏通了电影故事与观众的交流和理解扩大了影片受众群体的广泛性。

  与正剧表达人文关怀相比,喜剧注入人文关怀往往不好把握。《水煮金蟾》却找到这个“度“,对当代农民形象的诠释体现出强烈的人文关怀。无论情节多么搞笑,对农民处境和乡村变化的关注,保证了喜剧的“农民”底色。影片透过蛤蟆村农民们的故事,把现实与艺术相结合,它提醒我们:农村经济发展的污染问题,农民工被欠薪,乡村人情的变化,都是中国当代乡村的生态。

  乡村影片的农民形象应该是中国人形象谱系中最重要一脉,应该富有时代特征和人文精神的传统。当代中国的文化背景使文化艺术和全球化问题、都市化问题、弱势群体问题、环境问题以及与现代人精神有关的寻找精神家园等等相互牵连。乡村影片必将不可回避地直面农村当下的社会文化问题。譬如,脱贫致富后的农民和土地关系、农村城镇化进程中失地农民,农村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等。简单地表现农民勤劳致富已经不能全面反映农民的生活原态。唯有体现农民精神层面的多样态和不同意识指向的乡村影片,才能使乡村题材电影走向艺术深度,满足观众的审美期待,引导观众的道德走向。期待更多的《水煮金蟾》似的农村题材影片!我们期冀着通过《水煮金蟾》一样的影片真切地呼吸到乡村气息,触摸到乡村温度,感受到人的气息,得到道德的感召。

  因为,我们相信,每一片土地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一个村庄正在上演着或喜或悲的故事。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延伸阅读

和合承德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承德日报社和和合承德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和合承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和合承德网联系。